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請發願追隨光頭師下阿鼻去!

又有一位愚癡的台灣信眾來這裡,到處大放厥詞!
我早就呼籲要台灣信眾遠離梅庵!
如果做不到一定要來!
而且誓死追隨那些不修行的光頭師!

很簡單!請台灣信眾發願,一定追隨那些不修行的光頭師,跟著下阿鼻去!

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台灣宗教法立不立法有差嗎?

諸位請看下面這一篇:
(請注意!宗教法還沒有立法!)
釋果清應該先帶領台灣寺院的光頭師來一趟阿鼻吧!
(出家師是不敢有“家產”的!)

【埔里正覺精舍果清律師 的 沉重呼籲與告白:】(良法師 代筆)
諸位法師、居士道席,佛法將頃,正法即滅,僧種將斷,慧命臨殞,人天長夜,惡道門開。
邇來,欲立宗教法之違憲立法,其中對佛法之弘傳阻礙甚是嚴重,教内已發起反對違憲立宗教法之連署。
清公和尚亦言此乃違佛法之立法,請大眾亦簽名連署,請諸居士護教、護法,團結一心。此法難,誠可謂歷代三武一宗、太平天國、文化大革命已降,現代版之滅佛,若人惡心向三寶,其報在阿鼻。
印祖示云:「夫佛乃三界大師,四生慈父,聖中之聖,天中之天。出世教人返妄歸真,背塵合覺。了幻妄之惑業,復本有之佛性。
尚感恩報德護持流道且不暇,豈可任一時之勢力,滅眾生之慧眼,斷人天之坦路,掘阿鼻之深坑。即目交報,現報在前,永劫沈淪!」
思此椎心刺痛,寤寐興嘆!
吾等七眾弟子睹聖教將隱,慧日將沈,豈可漠不關心!
願共集心力,除用功迴向外,連署行動或個人或蓮社團體、念佛會等,全省總動員,迫在眉急。
願七眾佛弟子共挽法運,以報佛恩於萬一。耑此奉覆!

請注意!
台灣宗教法還沒有立法!

1.“佛法將頃,正法即滅,僧種將斷,慧命臨殞,人天長夜,惡道門開。”
套用當今台灣宗教魔窟不但剛好適用!還更加嚴重!早就“佛法已頃,正法已滅,僧種已斷,慧命已殞,人天長夜,惡道門開。”

2.“此法難,誠可謂歷代三武一宗、太平天國、文化大革命已降,現代版之滅佛,若人惡心向三寶,其報在阿鼻。”
套用當今台灣宗教魔窟剛好適用!

3."滅眾生之慧眼,斷人天之坦路,掘阿鼻之深坑。即目交報,現報在前,永劫沈淪!"
套用當今台灣宗教魔窟剛好適用!

4.“聖教將隱,慧日將沈”
應該改為當今台灣宗教魔窟聖教已隱,慧日已沈”

所以台灣宗教法立不立法有差嗎?

PS:
如果諸位活得不夠刺激,想陪台灣寺院的光頭師(出家師是不敢有“家產”的!)到阿鼻一趟,沒人攔你!
就請跟進一起去連署吧!

~~~~~~~~~~~~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台灣寺院的末日!


發起連署單位陳情發起單位代表有:
中國佛教會、台灣佛教總會、中華佛教比丘尼協進會、中國佛教傳布協會、中華華藏淨宗學會、中華佛教護僧協會、靈鷲山無生道場、台灣宗教聯合會

2017年農曆閏六月初一 
國曆2017年7月23日

今天釋法藏真的上凱道了!
請記住這一天!
真是天縱英明呀!

淨慧老和尚的話還有人記得嗎?

~~~~~~~~~~~~~~~~

釋法藏也要上凱道了嗎?

【用大乘的菩提心談宗教法】
106年度宗教法研討營】  
        714 – 716  

                                

我只問一句宗教法干大乘菩提心屁事!

披著袈裟,在法堂上大談國家不能管出家人的錢?
不知道台灣出家人的道心何在?
更奢言發菩提心!

我此生參加過的一場法會,當時很希望這場法會永遠不要結束!
就是:聖一老和尚主持的一場三時繫念

今後不知還能不能再有幸遇到一場永遠不要結束的法會

待續~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釋印順的神壇垮了!


下面兩則事件突然一起發生:

1.國史館口述歷史訪談錄《浩蕩赴前程》
2.大航法師:給福嚴佛學院校友會的一封信

釋印順的神壇垮了!
可恥的國史館要幫釋昭慧頂替登基嗎?
請還沒醒過來的國史館,眼睛擦亮一點,google 一下“釋昭慧”!

請問釋昭慧的《浩蕩赴前程》是要去一道?
釋昭慧的名言:同性婚姻是讓同性戀者離苦得樂!
這句話把我嚇得要昏過去了!

釋大航至今猶不知宗門祖師說的是一脈祖祖相傳,心心相印, 見性成佛之道!
不是佛教學術思想!
還不敢不口口尊稱印順導師,既是導師,還疑嗎?
實是膽小無用,不識佛道之輩!

1.內幕:大航法師為什麼要給福嚴佛學院校友會寫公開信?

此封公開信的背景是台灣福嚴佛學院校友會會長計劃請大航法師去校友會做演講,遭至昭慧法師的強烈反對,她措辭非常激烈地致福嚴佛學院公開信表示抗議,理由是大航法師不贊同乃至批評印順法師的大乘非佛說及他方淨土天化說等思想,並把此比喻為鞭屍(很疑惑為什麼會把學生輩不同意老師輩的思想比喻做鞭屍?按照昭慧法師的邏輯,學術界整天在對前人鞭屍?這圖景太恐怖),並斥責福嚴眾:“十四萬人齊解甲,竟無一人是男兒”(女權主義者用這種表述也挺諷刺的),認為福嚴校友應該維護如父親般的“導師”,反對大航法師來校友會演講。

這件事情要追根朔源,還是對大乘佛教的不同觀念之爭。最終起因還是印順法師那些頗受爭議的新佛學思想和傳統佛教觀念之間的嚴重衝突。

印順法師一生著述等身,但核心思想有兩點:第一點是認為大乘佛教是由作為“根本佛教”的阿含佛教發展而來的,大乘佛教天化嚴重(他認為阿含佛教也有天化成分);第二點,他主張去天化,把佛教改造為孤取人間的印順版人間佛教。他的這些觀點在其最初的著作《印度之佛教》就已經定型。由於該著作旗幟鮮明地顛覆傳統佛教、解構大乘佛教,當然也遭至他的老師太虛大師的嚴厲批評。
        
當然,印順法師的擁護者們會把印順法師這種做法標榜為“吾愛吾師但更愛真理”的典範,但實質上印順法師走的是一條顛覆傳統佛教,自建新思想體系路子(考慮到印順法師主要是選擇性地借用佛教中不同的思想片段組裝自己的思想,也許用攢更恰當)。

印順法師的思想特點是,雖然創造性不足,但重在細緻縝密,善於深入挖掘。也許是創造性缺乏,或者是出於策略,他善於用“舊瓶裝新酒”(江燦騰語),習慣於用太虛大師的佛學理論術語和概念框架表述自己的觀點(如他的“人間佛教”概念),但實質上意思差異很大甚至完全不同。這種做法,在學術上是缺乏嚴謹的,容易造成大眾的誤解。

相比印順法師著作中批評太虛大師思想被讚為愛真理勝過愛師,大航法師不贊同印順法師的思想,卻被個別印順法師的學生看作大逆不道,這實在是有點雙重標準。

此次昭慧法師抗議大航法師演講、批評福嚴校友會,並用父子比喻印順法師和福嚴眾的做法,似乎有種把福嚴佛學院、校友會看作印順法師私人領地之嫌疑,致校友會於尷尬境地。這違背通常的學術自由,似乎也與之前某些印順信徒所謂印順法師在福嚴佛學院倡導自由學風、並不強制眾人思想與自己一致的說法相矛盾。或者福嚴的學風新近又發生了轉變?

此次事件,也許包含著當年的歷史“恩怨”。既有當年台灣佛教界的社會運動中,昭慧法師等鼓動印順法師支持該維權運動,進而以印順法師支持維權之名,企圖“挾天子以令諸侯”,要求大航法師任院長的福嚴佛學院也參與其中,被大航法師言辭拒絕,隨後性廣法師打電話謾罵大航法師。雙方從此“結下樑子”。

但是, 這件佛教事件,本質上還是維護個人佛教信仰還是維護師長權威的問題,歸根結底是目前佛教界的兩種基本佛教觀念之爭,一言以蔽之,是堅持“大乘是佛說”還是主張“大乘非佛說”之爭。這是對整個佛教界何去何從的問題的爭論,是堅持太虛大師路線,在堅持和弘揚傳統佛教基礎上的漸進革新,還是改弦易張地擁抱印順法師建立的世俗人本理性主義的印順版人間佛教(簡稱印順教)?


無論如何,對於虔誠於內心信仰的佛教徒而言,維護自己的信仰、維護大乘佛教,遠比維護師長個人要重要,應該對大航法師表示尊敬。

~~~~~~~~~~~~~~~~~~~~~~~~~~~~~~~~~~~

2.大航法師:給福嚴佛學院校友會的一封信
(潮音獅吼)
諸位法師·同學:
大家一切吉祥。首先,請原諒我不得不以此方式向諸位法師傳達自己的一些想法,其中原因想必諸位法師也都能略知一二。
約二個多月前,會長會常法師來電邀請我到校友會演講,並告知因為許多人想知道自己面對生死的經驗與心得。既然如此,心想:生死是每個人必然要面臨的現實,而其中的煩惱與身心苦是最容易體現修行的現實。因此將演講訂題為:﹤從四聖諦談修行的現實﹥。
這本是極單純的事,卻在不久後,有居士告知我,昭慧法師等人得知校友會邀請我演講,極為不滿,於其 Facebook 上大肆批評。得知後,因擔心校友會執事者會為難,便主動與會長聯繫,此時會長尚不知昭慧法師反彈之事,我告之若有為難之處,我赴不赴會皆可,不需顧慮我。
數日後,會長等人來金剛寺,提到他們曾商議,不應受少數外面壓力而輕易終止先前多數人已決議的事,縱然個人有不同思想的信仰,但此次演講主題單純,不該因之中停,因此決定續辦,然談話中也提到擔心當日會有人攪亂會場。非常敬佩諸位法師秉公而為的做事態度,然當場我便做下不赴會的決定。因為實不忍心,讓校友會執事法師因我受種種不堪入耳的辱罵。

這封信除了想說明為何不去校友會演講的理由外,也想釐清有關於近來的一些爭議的原委。近來網絡上有諸多對我的批評與攻擊,本想事情過一陣子就會好了,許多法師也建議不要做任何響應,以免給好事者做文章的題材。然而事情演變至今,網絡流言越來越偏離事實,並進行人身詆毀,也激起更多忿恨與對立。諸如一篇〈戳穿大航法師「為講《楞嚴經》而不死」的謊言 〉此文是根據我在廈門閩南佛學院的一場演講寫出來的。當時演講題目是:<談如何面對解行分離的修行困境>。主旨是談生命生死的現實、佛法不離現實的真實意義,以及「解」「行」分離的修行虛謬。然而該文完全刻意扭曲演講的原意,加以污衊。由於此文流遍網絡,便激起曾於現場聽講的法師甚為不滿,便寫了一篇〈駁【戳穿大航法師「為講《楞嚴經》而不死」的謊言】〉加以反駁。

所謂真理越辯越明,為了捍衛自己的信念,難免憤慨不平,相互批評,這也是情理中事,不須引以為意。但若淪於非理性攻訐,失去了原初法義辯正的焦點,則不得不要加以釐清,方能回歸正題,減少不必要的紛爭。這也是寫此信的另一用意。
此信不奢求福嚴校友們的認同,只是因為在網絡時代,個人言行都有可能經由網絡快速流傳開來,所產生的好壞善惡影響都很難再收回來。在此之所以說明自己的心跡,只希望若有人要批判於我,亦能先了解我的真實想法與堅持,方能做出相應的批判,各人也都能以合理、負責任的態度去堅持自己的信念。
我想主要的爭議處就在於我與導師大乘思想的立場不同。在談此爭議點之前,或許應先知道我與福嚴的關係始末。與福嚴結緣始於在日本與導師弟子厚觀法師的結識。留日返台後,本擬暫住慧日講堂一陣子後,便找個地方靜修。然此時正逢福嚴由女眾學院改為男眾之際,亟需男眾法師,前院長真華長老特意親自來慧日講堂邀我到福嚴授課,見長老如此用心,不敢違逆,便答應先教學一年。後又因學院缺少訓導主任,故於翌年受請擔任主任之職。該屆畢業後,本已決定隨真華院長、慧天教務主任兩位老法師一齊離開福嚴。只是那時厚觀法師的博士課程尚未完成,此時若學院三長同時走,必使福嚴師長空虛,難以為繼。在此背景下,接受僧團的決議,接下了院長的職務。
在進入福嚴之前,我教理主學天台,行門則是依念佛,有關導師思想則少有接觸。導師思想龐大,對導師思想的了解也是逐年漸漸深入的。關於導師的大乘思想,枝末且不談,茲簡單列出幾點大家耳熟能詳,且最為爭議的幾點,方便了解諍論的核心處,以資做正確的評斷:
1、關於大乘經。導師在《以佛法研究佛法》中說:「大乘經非釋迦佛親說。」又說:「大乘經中的人物敘述時地因緣是不必把它看為史實的。」
2、關於文殊普賢菩薩真實性。導師於《佛教史地考論》中說:「梵王與帝釋也綜合了舍利弗與目犍連的德性,融鑄成文殊與普賢二大士。」
3、關於凈土思想。導師在《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中說:「凈土思想的又一來源,是天。佛教所說的天,是繼承印度神教,而作進一步的發展」;另在《凈土與禪》則說:「仔細研究起來,阿彌陀佛與太陽是有關係的。印度的婆羅門教,有以太陽為崇拜對象的。佛法雖本無此說,然在大乘普應眾機的過程中,太陽崇拜的思想,也就方便的含攝到阿彌陀中。」
導師的這些思想徹底顛覆了我一路已來的大乘信仰,隨著我在福嚴所擔當的角色與授課,越來越了解導師的思想,內心的矛盾衝突便也越來越加劇了。我實在無法在帶領學院進行例行的佛三時,卻又接受阿彌陀佛是太陽神的思想;也無法在學院的大殿中面對文殊、普賢菩薩時,卻要認為兩位菩薩非真實存在;也無法在告誡學生勿毀謗大乘經的同時,自己卻認為大乘經非佛說。
尤其是擔任院長時,更是常陷於內心的矛盾,在導師所創的學院擔任一院之長,既要忠實於自己的信念,卻又要不讓學生落入思想衝突。因此,那時已下決心,院長卸任後必定要離開福嚴。這就是為什麼之後雖被僧團選為慧日講堂住持,也予以堅辭。乃至導師過世時,僧團提前開會要我擔任慧日住持,我亦堅拒。其中緣由不外是不讓自己再度陷入職責與信念的矛盾衝突中。
導師未曾說「大乘非佛說」這句話,但導師卻否定大乘經是佛親說的真實性,問題就在此,若不承認大乘經的真實性,大乘不共法應築基在哪個基礎上?只能從《阿含經》去推論?然而排除了大乘經,在所謂的「根本佛教」《阿含經》里,根本無法找到極樂凈土信仰、琉璃凈土信仰、法華信仰、華嚴信仰乃至文殊、普賢、地藏、觀音等信仰的根據。這些信仰都是建立在大乘經佛說的神聖性的基石上,一旦它的真實性被質疑了,我們過去的信仰傳承也必然動搖,漢傳佛教的立足點不復穩固,這樣的思想顛覆是何其大啊!影響所及,動搖了多少人的大乘信心。這其實也是許多人受此思想影響後,舍大乘而轉修學南傳佛教的原因之一。
這不是杞人憂天,或是假設性問題,這是不斷發生在周遭的事實。前些日,在馬來西亞弘法時,便有人於問答中提到,他原本念佛,因有人向他說沒有阿彌陀佛,因此他改修其他法門,如今他又轉回來念佛,只是已經無法像以往那樣攝心專注了,問該如何是好?另有一位在寺院負責法務的居士私下提到,他們要辦一場誦經持咒的共修法會(像似大悲法會),卻被質疑:「又不是真實經典,為什麼要誦?」對方提出許多理由,他不會回答,不知如何是好?類似的情形,相信許多接觸基層信仰的法師們也多曾遇到過吧!
我曾為福嚴院長的這個身份,常被問到:「你曾為福嚴院長,為什與導師思想不一致,還一直鼓勵人家求生凈土?西方凈土不是不存在嗎?」而相反的,也經常被修持凈土法門的人問道:「為什麼導師會否定阿彌陀佛?導師不是肯定龍樹菩薩嗎?可是龍樹菩薩明明肯定阿彌陀佛啊!難道古往今來多少祖師大德往生都是假的?」這樣的問題都只允許我選擇一邊,因為阿彌陀佛存不存在的問題,只能回答存在或不存在,沒有模稜兩可的空間。選擇「存在」,則否定了導師;選擇「不存在」,則否定了自己信仰的根基。這不是單純的學術問題,學術立場的不同選擇,比較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安身立命。這是信仰與實踐的問題,相信彌陀存在,便能一心修持此法門;若連彌陀的存在都質疑,那麼要如何做到「至心信樂」、「一心不亂」?若是如此,恐怕無論怎麼努力修持也是枉然吧。
或許有人會說:「你大航並沒有全面了解導師的思想。」我絕不敢夸言對導師的思想有全面的掌握。然而有沒有全面了解導師的思想,並不影響基本的判斷。正如前面所說,導師認為凈土思想源自印度神教,這是徹底否定求生凈土的價值與意義,這並不需去了解導師的其他思想,就能判斷的吧!
導師的思想已是佛教學術界的主流思想,越在學術界或在佛學院高級學習層里,否定大乘經是佛親說、質疑其神聖性的人就越多。今日不是我刻意要去否定導師思想,而是要守護被導師否定的原初大乘信仰。我只是一個才疏慧淺念佛求生凈土的行人,豈敢一人去挑戰導師的權威,之所以能無畏懼的站出來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為我自信是依著我所信受的大乘經而說的;我對「大乘經是佛親說」的堅持,也是秉著龍樹、無著、世親、馬鳴、蕅益、蓮池、憨山、虛雲、太虛、印光、弘一、慈航等等大德們同樣的信仰。
因此,恕我實在無法為了認同導師一人思想而放棄自己一生追求的信仰,如果因這個信念的堅持而被批評是「欺師滅祖」、「偽弟子」、「偽學生」,我皆能坦然接受,不會有任何怨言。
對於信仰導師思想者而言,我對導師思想的不認同,必定會讓您不悅;但對與我持同樣信仰的人而言,面對導師否定凈土等大乘思想,也是一樣會感到痛心。因此,不求大家的認同,只求能以「同理心」了解我不得不為的心情。
我深知,若我的思想違背了大乘正義,壞人菩提心,斷人善根,其罪過是何等的大;反之亦然。因此,在寫這封信時,數度於佛前祈求加持,我是薄地凡夫,福慧俱淺,雖秉著對大乘佛法的一點信心,卻不能隨應一切根機,皆令歡喜入佛知見,祈請諸佛菩薩龍天護法慈悲攝受,愍我愚誠,減我過失,增我功德,普利有緣,同歸大乘。
在福嚴教學有九年之久,此緣分不可謂不深。今見許多同學已經弘化一方,為佛法住持世間而盡力,這是最令人歡喜的事。如今,不管彼此是否有不同的信仰,在此由衷的祝願所有人——
身心吉祥!福慧增上!
菩提不退!共成佛道!
大航合十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釋淨界鬼扯的「大佛頂」!

台灣似乎成了一個被詛咒的地方?
邪教師橫行!非常嚴重!

聖一老和尚:

「大佛頂」在迷是「如來密因」,在悟則名「修證了義」,在因是「菩薩萬行」,在果則為「首楞嚴定」。
「如來密因」就是眾生的心,但那不是五陰的心,不是受想行識的心,不要弄錯;楞嚴經叫它做如來藏心,只是一切眾生不能究竟此心,唯佛與佛乃能究竟諸法實相,所以叫做無見頂相,禪宗謂之明心。現在我們的心未曾明,所以禪宗說要明這個心的本來面目。這個心能了世、出世間法,所以它是最大,此心又能令你成佛,是最上故名佛頂;因此大佛頂就是性定,人人本具,個個不無,迷之者名為如來密因,悟之者是修證了義,在因是菩薩萬行,在果就是首楞嚴定。

首楞嚴大定是果,藉眾生本來具足的如來密因(佛性),經菩薩萬行而得之!

釋淨界到處宣揚:
《楞嚴經》的修學重點,簡單說就是修習「首楞嚴王三昧」

我都不知道他如何倒因為果去找「首楞嚴王三昧」來修習?
也不知道他如何能找到「首楞嚴王三昧」的下手處
我很想知道釋淨界到現在「首楞嚴王三昧」找到了沒?下手了沒有?
簡直鬼扯到無法無天的地步!

有三摩提,大佛頂,首楞嚴王,具足萬行,十方如來,一門超出,妙莊嚴路。

首楞嚴王不是「首楞嚴王三昧」!更不是「首楞嚴三昧」!
乃是首楞嚴大定也!大佛頂也!

釋淨界云:大佛頂:保持隨緣不變,不變隨緣的狀態。

釋淨界肯定不知道
「大佛頂」是無見頂!無頂就是無見。就是佛的無人能見的無見頂相!

釋淨界呀!光憑你上面的解釋,就該把你所有的東西都燒了!
不是這樣就夠了!
還要再煩惱等往生後,該怎麼辦!

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荒誕的“釋淨界楞嚴經”!


奉勸釋淨界把你“釋淨界的楞嚴經”燒了!
請趕緊閉關去!
我並不想把你說的楞嚴經的荒誕處一一道出來!
讓你無法再混下去!老實說我並不想這麼做!

還有釋慧光請問在尼泊爾的一個小沙彌,需要天價來養嗎?
要不要公佈一下明細?
若在佛陀的出生地有修行小沙彌,佛陀會讓他無法生存嗎?
需要靠你去賣東西盈利來養嗎?

為何我要先下一個註腳:釋淨界的楞嚴經
因為那不是佛說的楞嚴經!

我說過必須證悟者才能說楞嚴經!
未見性者如何能在性上說?
楞嚴經又豈能在相上說?

台灣這個地方,連四大山頭這種邪教,都能被洗腦的眾生,把淨界的楞嚴經視為圭臬,一點都不奇怪!一堆出家眾靠其淺薄佛學知識,就妄想出來講經說法者,比比皆是!

淨界的楞嚴經,可說是集荒誕可笑之極至,連一開頭的經題“大佛頂”都能把祂說得不倫不類!
又通篇引用藕益法師的解說,藕益法師是何許人也?淨界可能都不知不聞也!

何謂顛倒想?
淨界認為吃苦瓜時,有苦這種受,這受就產生一個想法,就認為苦瓜不好吃!這就是顛倒想!

天呀!愚痴的台灣眾生!我可是非常愛吃苦瓜,從來都不覺得它是苦的,如是連非洲會吃人的民族,跟我一樣愛吃苦瓜,也不顛倒想了嗎?
淨界呀!愚痴的台灣眾生可真好騙!竟然可以讓你說那麼久的楞嚴經!

"當你的想法是由感受來牽動的,這就是顛倒想。"

這是釋淨界的名言!

請問誰不被感受來牽動?
請問釋淨界如何能不被感受來牽動?
心如木石的人嗎?
所以我給你大便,你沒有感受嗎?
你不被感受來牽動,請問你要吃下去嗎?
愚痴的台灣眾生呀!

”銷我億劫顛倒想“
這眾生億劫的顛倒想是什麼?
淨界肯定不知,
因未見性故!

待續~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春江花月夜下的金剛經?



    前幾天看到蔣勳的演講,用金剛經註解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無法把它聽完,因為實在慘不忍睹!以蔣勳淺薄的佛法,竟然膽敢用金剛經來註解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膽子實在不是普通的大!

儘管張若虛此首號稱「孤篇橫絕」,然其境界極富哲理到能與金剛經並駕齊驅嗎?

    請大家先上YouTube去聽聽看,一位可以將天眼解釋成如齊柏林的空拍下景物似的視野,讓人不得不替他冷汗直流!即便你是從外太空看地球,都還是凡夫的肉眼在看,絕不可能變成天人的天眼在看!

金剛經的下半卷,直指具足五眼的佛境界!

菩薩若依法而生愛,是為菩薩頂墮 ”
聖一老和尚一句話,將它道盡!

請切記!即便是佛的肉眼,都不是一般凡夫的肉眼!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佛說是沙不。
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 
佛示同人法,以肉眼,見恒河之沙為沙。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諸恒河所有沙數佛世界,如是,寧為多不。
甚多,世尊。
佛以天眼,能見恒河沙數的佛國土。

佛告須菩提,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
如來有五眼,所有國土中,每一眾生種種心,如來悉知,無量眾生無量種種心, 如來亦悉知,譬如大海種種波浪,大海悉知。 
何以故,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 
惟是波浪不知波浪即非波浪,只有大海知道波浪即非波浪。

請問波浪的張若虛,不知波浪即非波浪!
又如何能知大海的金剛經,波浪即非波浪的境界?

待續~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給台灣的警告已經盡了!

古都六月

我第一次見到滿山落花紛飛是在新加坡的小山丘上,把我給震攝住了!那是在三十年前,因為我從小在高雄長大的!所以請不要告訴我,要愛台灣!我一點都不愛台灣!

前幾年,我在關西機場過夜,碰到一位美國來的旅者,正要去四國遍路,他說台灣有一個地方是世界級的美景,他用英文寫在我的記事簿上,很驚訝我竟然不知道!就在我記事簿上畫上地圖,我才知道他說的是太魯閣!而台灣的政府,竟然讓財團在上面挖水泥!如此不可思議到這等地步!

~~~~~~
掛著耳機已經走了幾個月了,眼前看到的一切,心裏一直在想的是哪些在上位者,他們是如何一顆心在規劃這個新社區的?
一大片空曠的綠地接著一大片空曠的綠地,一個主題公園又一個主題公園,綠地和公園的面積,比住家還大好幾倍,這美麗地方,我一張照片都沒照,因為我照不出那些規劃這裡的人的那顆心!

齊柏林被上帝招回去了!因為上帝認為給台灣的警告已經盡了!剩下的是台灣人該如何徹底反省了?

2017年5月28日 星期日

邪教教主釋昭慧

台灣邪教釋昭慧
鼓吹同性婚姻,台灣人與之共業!
台灣沒有佛教,只有邪教!

同性婚姻,要問上帝肯不肯?
這是剛剛出爐的釋憲:

「未保障同性婚姻」違憲!違憲!違憲!
 
有關機關應在2年內,完成修法。如果沒有完成,同性二人可直接適用民法結婚!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實質保障同性婚姻的國家!
至於未來會是修正民法或立專法,未來就是立法院的事了!
 
附註
大法官解釋第748號解釋文:
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未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於此範圍內,與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人民平等權之意旨有違。有關機關應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依本解釋意旨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至於以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之範圍。逾期未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相同性別二人為成立上開永久結合關係,得依上開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之書面,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


我曾說過上帝子民的性別是上帝的權責,政府想扮演上帝,是否應該問問上帝肯不肯?

今天在facebook上看到這一則,覺得寫得很好,於是就轉貼上來!
請自己看著辦吧!

「魂結」(soul-tie) 

應該就是佛法上說的“業力的牽扯”!


Arthur Yang 林奕含為何會被狼師強迫口交和性侵後會選擇和侵犯她的人交往?

因為當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發生「性關係」後,會產生「魂結」(soul-tie)。「魂結」意指兩個人之間一種屬靈上的連繫。不但是在「記憶」或「感情」上對另一個人的魂牽夢繫,也是靈的一種結合。「魂結」涉及了感情或身體上的結合,包括與性有關的行為。廣義上,Soul-tie 也可以指人們與父母親、朋友、弟兄或姐妹之間一種不正常的束縛關係。不少人和前女友或前男友發生性行為,即使已經分手很久,但仍會常常不自主地回憶雙方的性交畫面,因此不潔淨的魂結會成為我
們生命裡的頑固陣地(堅固營壘),讓我們受到屬靈上的騷擾和混亂。

基本上,魂結可以分成良性(good)的魂結和不潔淨(bad, unclean)的魂結。健康的魂結就是結婚的夫妻在婚姻內透過性行為的圓房來產生的。

創世記2:24 『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

但不潔淨的魂結就是透過不道德的性行為(例如通姦、強姦、性侵、婚前濫交、亂倫、嫖妓等)產生的。兩個人因為發生非法的「性交」而在屬靈上合為一體,但是卻是不潔淨的結合,以致於這種不潔淨的魂結會帶來折磨和混亂。這種不潔淨的魂結會讓當事人對彼此產生「情欲上的吸引和轄制」,以致於如果是被性侵的受害者往往會產生「愛上強姦者」的錯覺,但這不是愛,而是不潔淨魂結產生的一種屬靈和肉體上的情欲轄制。我認為林奕含後來在被性侵後會和狼師繼續交往並且產生精神病、憂慮症和精神分裂等症狀很可能就是受到不潔淨的魂結影響。

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當豬哥亮成了台灣國寶時



日本奈良博物館在佛誕日期間
展出兩個月國寶快慶的佛像

這是昨天看到的兩則新聞:

1.台灣的一位世紀偉人往生了!
2.台灣的總統參拜宇宙大覺者!

當豬哥亮成了台灣國寶時
當釋證嚴成了宇宙大覺時

請問這個國家還有救嗎?

請看看人家日本的國寶快慶!